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
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楚氏贅婿(小昏侯楚天秀) > 27 大儒獻“祥 瑞”

27 大儒獻“祥 瑞”

作者:百里璽手機用戶請瀏覽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296553/68313829.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支持謝丞相的幾名大臣吵嚷鬧著,要駁回小昏侯自薦書,可一聽孔寒友有簡上奏,瞬間便肅靜下來。謝胡雍主相和眾大臣們,都驚詫的望向孔寒友。御史大夫,三公之末。但上可勸誡帝王,下可監察諸侯王、丞相、太尉等在內的文武百官是否奉公守法、德行缺失,是朝廷上最令百官畏懼的重臣。通俗的說,御史大夫就是專司監察,雞蛋里挑骨頭,負責罵人的官。一旦被他抓到了毛病或罪證,輕則罰俸祿,重則貶官、入獄。尤其是,這位御史大夫孔寒友很少開口。一旦有簡上奏,往往出手狠準猛,事后幾乎必有官員遭到貶逐、下獄。別說百官敬畏了。只要他一開口,連皇帝都頭疼。但是,早朝上,奉行的是一事一議的原則。謝丞相剛剛上奏,還沒有得出結論呢。按理,也要先商量完謝丞相的這份歲舉名單的奏報,皇帝裁定之后。眾臣們按照排位再接著上奏,議論下一個奏報。哪有一事未閉,又奏一事的道理?“孔愛卿有何事奏報,如此著急?”項燕然和氣問道。孔寒友從冕服袖袍內取出一個錦盒,奉上道“臣昨日查巡金陵城,尋得祥瑞一件,乃當世第一文運之寶,進獻于皇上。”此言一出,頓時金鑾殿內,眾臣們一片嘩然,臉色古怪。祥瑞?!大家同朝當官,都熟悉官場上的套路。所謂的“祥瑞”,便是哪些偏遠地方的郡守、縣令,生怕皇帝忘記了自己身在偏遠,一心為陛下治理郡縣,頗為辛勞,還請陛下看在勞苦功高的份上,加官進爵,或調回金陵皇城。便經常把一些“禾生雙穗,地出甘泉,千年神龜,黑眼白熊,白狐,白虎”,等等奇禽異獸,作為轄內的祥瑞之物,送到金陵城來,隱晦的表達請求皇帝嘉獎。所謂獻祥瑞,便是請求再進一步的意思。皇帝自然知道這個道理。通常也會“嘉獎”勉勵一番,以免這些郡守、縣令們感覺不受皇帝重視,心生苦悶。這種事情也就偶爾干干,哪位郡守大臣要是天天進獻“祥瑞”。御史大夫肯定會毫不客氣的參他一本,罵他不干政務,整天想著鉆營官位。金陵城內的朝官們,近在皇帝身邊,不必擔心被皇上忘記了,當然不會干這種頗為丟臉,容易被御史府盯上的事情。但是,你孔寒友這位御史大夫,朝堂三公之末,地位僅次于丞相、太尉,深受皇帝寵信,怎么自己帶頭獻“祥瑞”?難道孔大人,想要再進一步,位列三公之首丞相之位?可是謝胡雍主相已經當了十多年的丞相了,皇帝用著他也好事,顯然沒有換掉主相的意思。就算謝胡雍主相干不下去了,王肅副相還眼巴巴的等著后補呢。孔大人想當主相,還差了兩步。“孔愛卿要獻祥瑞?”項燕然也是大為詫異。這位御史大夫不去監察百官,在金陵城內尋了一件“祥瑞”獻寶,這是要干什么。御使大夫,孔大人罵人一向厲害無比,朝廷上難有人出其右,難道孔大人是拐著彎罵自己昏庸?“不錯!皇上請過目!”孔寒友再次叩拜。項燕然接過金絲檀木的錦盒,打開卻見里面是一冊薄薄的紙書。淡粉色,約百張,麻繩裝訂成一冊書籍。精美的紙書!筆墨在這冊書籍上書寫了整本的《論語》、《詩經》、《楚辭》。項燕然目光大動。皇宮里也有不少麻紙,他試著寫過,但不太好用。麻紙的孔隙很多,墨汁極易滲透,導致字跡很快模糊。不適合做成長久保留的書籍。而且麻紙價格太貴,十文一張,是一卷竹簡的十倍之巨。非大富之家,不會買麻紙。他試過幾次,覺得不堪大用,也就丟在一旁沒有再理會。但這一卷紙書,質地極佳。以筆墨寫了百頁,整整一本書的《論語》、《詩經》、《楚辭》,足有十萬字以上。這說明什么?說明紙張的工藝近趨完善,已經完全適合做成書籍了。就這么一卷薄薄的百頁《論語》,記載的文字,抵得上一輛大牛車的上千斤數百卷的竹簡。此紙若是大量生產,皇宮書庫成堆成堆宛若小山一般的奏章、簡書,完全可以被紙書所代替。紙以代簡,何等的便利。哪怕價錢貴些,但是金陵門閥、世家士子不缺這點錢,定然會爭相采購,制作書籍。“昏侯紙?”“孔大人進獻的祥瑞,居然是此物。”“我...怎么沒想到呢!”眾大臣們看到這卷紙書,都是面露震驚之色,暗暗懊悔。他們當中不少人,其實早就聽過金陵城內傳的沸沸揚揚的昏侯紙,覺得新奇,甚至派人去平王府求這昏侯紙,試過用于書寫。也的確是品質上佳,非同凡響。但是,他們從來沒將昏侯紙,視為祥瑞。只覺得是小昏侯胡鬧造出的東西,恰好適合筆墨書寫。可是孔大人卻獨具慧眼,挑了出來,在朝廷上堂堂正正將昏侯紙視為當世第一文運祥瑞,隆重其事的獻給皇帝。他們頓時驚覺。自己的眼界,似乎差御史大夫孔寒友,一個大檔次。一代大儒的宏大眼界,不拘一格的氣度,非常人可比。“好紙!”項燕然當然知道紙書的好處,不由目露奇光,大悅道“孔愛卿,你今日進獻之物,果然名副其實的當世第一文運祥瑞,一等一的曠世珍寶。天下士子求學,從此無需厚重竹簡。朕當重重有賞,你已有侯爵在身,無法再加爵。朕便賜你黃金百兩,綾羅綢緞千匹,西域香料十斤!”孔寒友卻立刻道“陛下,此紙名‘昏侯紙’,非臣所造。臣不過是拿來借花獻佛,不敢求賞,請陛下收回成命。”謝胡雍主相一直沒弄明白,孔寒友打斷自己的奏報想干什么,聽到這里,頓時心中咯噔一下。昏侯紙?難道跟小昏侯有關系?他今日早朝,憋足了勁,準備狠狠罵小昏侯一番,懇請皇上駁回小昏侯的自薦書。孔寒友居然在這個節骨眼,獻上“祥瑞”,這不是給他這丞相拆臺嗎!甚至,還可能有后招?項燕然似乎明白了什么,不由詫異的問道“孔愛卿,此紙...是小昏侯所造?”孔寒友立刻稟道“皇上,此紙正是小昏侯所造,故而名昏侯紙。小昏侯造紙并非為了書籍,卻是為了茅房拭穢之用,觸犯了我大楚的禁令‘不得以故紙拭穢’,侯爵犯法當重罰。但瑕不掩玉,不管他造紙的目的為何。造出如此好紙,便利天下士子求學,總歸是大功于天下!小昏侯雖然紈绔糊涂,甚至冒犯丞相,但造紙有大功,足以抵過。請陛下,請將小昏侯楚天秀列入歲舉名單,允許其參加殿試!”謝胡雍聽到這里,不由哼了一聲,道“孔大人為何不早一點獻上祥瑞,故意在本相拿出歲舉名單之后,這才上奏。本相也不是非要阻止小昏侯歲舉出仕,只是惱他出言無狀罷了。若是早知小昏侯造紙,本相自會見他加入歲舉名單。你這樣事后奏報,讓本相很難堪啊。”“主相大人。”孔寒友卻是一副淡然,拱手款款道“朝政大事,不可因個人喜惡輕下決斷。您身為主相,肩負審查歲舉之責,更當謹慎。被人冒犯一句是小事,誤了朝廷歲舉選才,那才是大事。”金鑾殿內,眾臣們垂手而立。一片肅靜。沒人敢在丞相和御史大夫之間,插一句嘴。他們看不清楚御史大夫孔寒友,借著進獻“昏侯紙”,抨擊謝主相大人的意圖在何處。孔大人出手,從不虛發。開了火,定是有備而來。稍有不慎,便是戰力頂尖的御史府,和實力雄厚的丞相府間,爆發一場朝爭,不知多少人丟掉官帽。他們哪敢卷進去。項燕然坐在龍椅上,望著殿內的丞相謝胡雍,御史大夫孔寒友,陷入沉思。他也沒明白孔寒友沖著謝丞相嘲諷一番,真實意圖所在。但是顯然,孔寒友這進行“祥瑞”之舉,已經給了小昏侯加了一道功德護身符。謝主相是無法再找理由,阻止小昏侯進入歲舉名單之中了。“擬朕旨意。”“已亥年末,臘八歲舉名單通過。另,恩準小昏侯楚天秀參加殿試。責令太子項天歌,一同與眾舉子參加殿試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莱万特矩阵大灯